当前位置: 主页 > 健康 > 养生 >

做到这一点,心梗发作时,你就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2017-11-28 12:44 消息来源:阿斯利康

无锡2017年11月28日电 /美通社/ -- 为激发心血管领域顶尖学术碰撞,探索适合我国心血管疾病管理的创新模式,以“全方位管理,降低心脑血管事件,拯救生命”为主题的2017阿斯利康心血管高峰论坛顺利召开。本届论坛汇聚来自北京大学第一医院霍勇教授、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的葛均波教授,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的陈韵岱教授等众多国内心血管领域顶尖翘楚,吸引了300位行业知名专家现场参与,并通过网络直播覆盖超过3,000名心血管领域精英专家,成为年末一场不容错过的心血管学术领域的饕餮盛宴。

2017阿斯利康心血管高峰论坛(CV SUMMIT)召开
2017阿斯利康心血管高峰论坛(CV SUMMIT)召开

在2017阿斯利康心血管高峰论坛上,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葛均波教授提醒道:“心梗的成功救治,涉及到院前院中院后三大环节的建设和衔接,而心梗发作时,比如在夜间,患者千万不要因为担心打扰子女睡觉而忍到天亮,而是应立即拨打120,否则会耽误宝贵的救治时间。同时医生层面,还应加强胸痛中心的建设,缩短首次医疗接触至开通梗死动脉时间,只有从全方位进行管理,才能有效提高心梗患者的生存质量,挽救生命。”此次的阿斯利康心血管高峰论坛,汇聚了来自北京大学第一医院霍勇教授、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的葛均波教授,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的陈韵岱教授等众多国内心血管领域顶尖翘楚,吸引了300位行业知名专家现场参与,并通过网络直播覆盖超过3000名心血管领域精英专家,以“全程守护,全方位管理,降低心脑血管事件,拯救生命”为主题,进行的深入探讨和经验分享。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葛均波教授介绍急性冠脉综合征:中国现状与思考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葛均波教授介绍急性冠脉综合征:中国现状与思考

发病阶段:要拨打120,不要自行就医

寒冬是心肌梗死的发病高峰期。一旦心梗发作,救治需要争分夺秒,每推迟一秒钟都有可能与宝贵的生命擦肩而过。通常,患者或家属在这个生命攸关的时候都认为医生是救命稻草,殊不知在心梗来敲门的时候,能掀动生命开关的人恰恰是患者自己或家人,因为患者只有及时到达正确的医院,才能让医生发挥作用。

心梗救治有“黄金120分钟”的说法,从发病至开通梗死血管如果能在120分钟内完成,则可以大大降低病死率和致残率。对于已经发生心梗的患者来说,时间就是生命,此病发病急、病情重,如果没有得到及时救治,患者会因急性心肌缺血而死亡,所以心梗发作后,第一时间拨打120是最正确的选择。

120急救医生进家门的一刻,就意味着急救的开始,医生诊断患者是心梗发作后,会及时给予双抗治疗,尽快对抗血小板的过度聚集,这是治疗急性心肌梗死的首要任务。同时,120急救车会通知具备心梗急救能力的医院,让医院开通绿色通道,为下一步的救治争取时间,做好准备,与院内救治实现无缝衔接。

如果患者或家属自行开车,或打车去医院,不仅不能及时开始治疗,还有可能因为跑错医院而耽误更多的宝贵时间。

院中,院后阶段:胸痛中心建设和出院随访是关键点

由于目前我国各大医疗机构之间对于心梗的救治能力存在明显差异,救治体系尚不完善,存在治疗不规范等问题。虽然近年来我国冠脉造影和介入治疗率大幅提升,但是急性心梗患者的院内死亡率和出院后2年内的结局并没有明显下降[1],这与患者到达医院的时间晚,和院内救治水平及出院后的随访不及时有很大关系。

葛均波教授指出:应在心梗救治的全过程中强调“总缺血时间”的重要性,从今年开始开展“争分夺秒计划”:在院前,心梗高危人群要控制危险因素,比如戒烟,降压,降脂,降糖等,降低心梗发病率,对于大众要知晓心梗的早期症状,出现疑似症状时尽早呼叫120,减少就医延迟;在院中,重视抗血小板、抗凝、抗心肌缺血、他汀等药物规范化治疗,加速推进胸痛中心系统化建设项目,3年打造1000家合格胸痛中心;患者出院后,做好随访和患者日常生活和药物治疗的监管,确保患者依照医嘱规范治疗。

陈韵岱教授强调:医学上,有“无血栓无事件的说法,即动脉血栓是心梗的罪魁祸首,因此,预防并减少心梗的发生,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就是开始抗栓治疗。因此对于有动脉粥样硬化的,有血栓发生高风险的患者,建议延长“抗血小板和抗凝血”治疗时间

阿斯利康中国总经理冯佶女士致辞
阿斯利康中国总经理冯佶女士致辞

阿斯利康中国总经理冯佶女士在论坛上谈到:“我国心血管疾病管理面临的挑战十分复杂,作为一家患者至上的全球性生物制药企业,我们始终坚持‘全方位管理,降低心脑血管事件,拯救生命’的理念,在不断为患者提供先进的药物以外,还将与社会多方资源开展广泛合作,为患者提供覆盖预防、诊断、治疗到疾病长期管理的全方位疾病管理方案,从而降低我国心血管疾病的发病率和死亡率。”

[1] Jing Li, et al. Lancet 2015; 385: 441–51